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风家园

* * * * * * 四面荷花三面柳,一城山色半城湖 双* * * * * *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网诗摘花* 1 *  

2008-10-26 11:12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七绝·西溪病夫·春日即笔

    门前倩影一枝斜,
    墙底无名黄白花。
    偶悦飞莺能小住,
    迎风唱和绿窗纱。

    家师 南亭云路 评说:在现实的生活中,有多少时候能够是风起云涌的呢?尤其在这和平的年代,我们更多的时候,就象这墙角的小花,平和而默默无闻的渡着一生。但平静的人生,并不能磨灭我们的希望和期待,就象在春风吹拂的日子,那多时不曾相见的远方友人,一次偶然地路过小憩,就能刹那间点燃我们心底的喜悦和欢快。

    墙底那一朵源于生活而来的小小无名黄白花,在诗人的笔下注满了对春天的滋滋喜悦、对生活的热切向往。它被诗人赋予了无尽的灵性和漫妙。
    整首诗的语句,清新、自然、生动、亮丽。随着诗句的展开,那朵活泼、鲜亮的小花,就这样栩栩如生地刻进了读者的心灵。

    曾经有人肤浅的说,这只是一首不错的景物诗。真的仅仅如此吗?无名的黄白小花为春天而悦、为希望而歌。这不正是诗人心中的向往、心志之所在吗?
    这是一首非常出色的言志诗。墙底的那朵无名黄白小花,正是诗人对生活充满热爱、对未来充满信心的那份积极、快乐的人生观的展现。

    有很多朋友都喜欢说“诗言志”。仿佛沾了“诗言志”的光,就比别人格调高了一层。于是往往在什么是诗也没弄明白的情况下,或简单、粗俗地喊上两声口号,或用些冠冕堂皇的政治词汇,组成一些“山歌村笛”般的句子,就号称是“诗言志”了。
    那样写出来的东西,充其量可划为“顺口溜”或“决心书”罢了。亦正如狼王所说:世上最粗卑无趣的,就是那些典故加口号的堆砌了。

    “诗言志”首先要是诗。“志”只应该是从诗中托出来的一层更深层的意念。其实从诗人的这篇作品中,我们更能够体会到,无论你准备用诗去“言”什么,你最最基础的的先决条件是----
    那必须是一首优美的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摘于:南亭笔谈---新浪博客08-10-24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

  五绝.孟依依.梅

  相思为春苦,

早发岁寒时。

一树伤心事,

东风总不知。

 

  家师 南亭云路 评说: 自古来写相思的诗有很多,写冬梅的诗也有很多,而借冬梅望春来寄托相思的,可以说是女诗人非常独特的视角和才思。

 

孟依依和贺兰雪可以说是当今网坛最耀眼的两个女诗人了。她们都写过许多涉及情思的作品。但她们两人的表现角度却天差地别。

贺兰雪的情诗很冷,她总是从看破红尘般的角度,去刻画诗词作品中女主人的情思、情爱。“我是云中过雁痕,因君误尽塞南春”,她的诗句冷得让人心颤、冷得让人忘魂。最最让心冷到冰点的还有那一句经怀不忘的:“随风欹侧任风斜”。

孟依依的情诗总是给人以暖暖地感觉,呈现在读者眼前的则是一个陷在情困中不能自拔的小女生形象。那一声“君且低哦,妾且轻歌”,不仅仅撼动了无数男儿的心,使得多少女儿家也为之动容。

  五绝比七绝每句少了两个字,但绝不是简单的把七言每句减两个字就成五言。因为描述空间的狭窄,它起联的落笔笔法,应该比七绝来得更直接、更犀利、更扣心。

这首诗中女诗人用“相思为春苦,早发岁寒时”作起联,毫不拖泥带水,直奔主题。再用后一联把诗境引深,深得五绝笔法之大要。

“一树伤心事”是这首诗才思得以暴发的关键点。诗的空间感不是去拚命的做大,就“雄浑”、就“感人”的。诗的空间感是通过大小、聚散的对比衬托出来的。诗人迅速地把诗景凝在“一树”上,为最后一句的展开奠定了基础。

诗之美在聚,而不在散。女诗人把万千的情思凝聚成了一树的“伤心”时,那份浓郁的挥之不尽的企盼,就在这一刻,笼住了读者的心魂。

“一树伤心事,东风总不知”,正是有了前面的“聚”,才托起了后面无尽叹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摘自“南亭笔谈”西祠胡洞 2006-5-30 9:04:50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七律.贺兰雪.秋游

 

芦花影淡渺烟岚,

点点秋山秋水涵。

满眼风尘连漠北,

几声新雁到江南。

红笺染墨诗香远,

绿盏分茶菊味甘。

回首向来行坐处,

晴空如洗一天蓝。

 

家师 南亭云路 评说:我常说,男人的诗早已在几千年的跌宕起伏中,被男人们写尽了。现在的诗词天地,是属于女儿家的。走出家门、意气风发的新时代的女性,有着过去的闺中女子们所不曾拥有的全新视角,她们的灵性和才华得以更肆无忌惮的发挥。

男儿们重于理念,女儿们重于感悟。

 

“芦花影淡渺烟岚,点点秋山秋水涵。”这空灵而来的诗句,只能出自于女儿家们对大自然灵性的感悟。诗句中无处不透射着女儿家们那浑然天成的青春秀丽。影淡的不仅仅是芦花吧?影淡的当然还有女儿家们的倩影婆娑。她们俏立于秋山秋水之间,只怕山水也为之失色了。

 

秋天的山水,总是怡人心脾。“满眼风尘连漠北”那是什么样的云高气爽,“几声新雁到江南”又是什么样的天路回旋。

真的能看到漠北吗?真的能听到新雁吗?

就如同青青子佩的那一句“此间挥手青山远”一般。当有些GG们傻傻的问出,哪里有青山啊?她们只能淡淡地笑一笑。女儿们本就看到的、听到的比男儿们更多。因为她们总是用心去看、用心去听。

诗也是有香味的。在看到这首诗之前,我不曾想过,在看到这首诗之后,我深信不疑。不是吗?每读女诗人的这首七律,就如同啜一口淡淡的清茶,满口生香。这恰是男儿们的诗中不曾有过的轻盈流秀,回甘不尽。

 

我们常喜欢谈论境界。我也曾把“会当临绝顶”当作一种境界的目标。可是当读了女诗人的这首七律之后,豁然明白,只有放下了心中的一切包袱,那才能达到物理的更高一层境界。

“回首向来行坐处,晴空如洗一天蓝”,心境的豁达与从容,就在这一刹那间融入了读者的心灵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摘自:西祠胡同  南亭笔谈 2006-5-27 18:53:41 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1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